<pre id="ejrng"><acronym id="ejrng"></acronym></pre>

    1. <source id="ejrng"><var id="ejrng"><bdo id="ejrng"></bdo></var></source>

        1. <big id="ejrng"></big><bdo id="ejrng"></bdo>

            站內搜索:

            劉鄧出奇兵 破敵四防線

            2019-12-13 10:46:05來源:紅巖春秋雜志社




            艾新全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國共雙方調兵遣將

            遼沈、淮海、平津三大戰役后,國民黨軍隊主力被我人民解放軍消滅殆盡,國民黨的統治搖搖欲墜。蔣介石不甘失敗,1949年4月上旬,將重慶綏靖公署升格為西南軍政長官公署,以張群為主任,轄川、康、滇、黔四省和重慶市。妄圖以重慶為基點,以西南地區作為根據地,以待國際形勢的變化,重整旗鼓。

            蔣介石把防守西南的希望寄托在胡宗南、宋希濂等嫡系部隊身上。增設川陜甘邊區綏靖公署,主任由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兼任,安排胡宗南部13個軍約20萬人以秦嶺山脈為主要防線,阻止解放軍由陜入川。設立川鄂湘黔邊區綏靖公署,由宋希濂任主任,劃歸西南長官公署建制,轄鐘彬第十四兵團3個軍和陳克非第二十兵團2個軍,加上轄區內的保安武裝,共計15萬人,防守于川、鄂、湘、黔四省邊境,阻止解放軍由川東南入川。

            1949年5月23日,中央軍委發出命令,指示二野司令員劉伯承、政委鄧小平即率本部或全部做好進軍西南的準備,而后在賀龍指揮的第一野戰軍一部的配合下,共同完成解放大西南、建設大西南的任務。同時,黨中央、毛澤東制定了“大迂回、大包圍和軍政兼施、恩威并重”的戰略方針,并從戰略戰術上對解放大西南作出全面、具體部署。

            8月,解放大軍乘勝向華中挺進,湖南和平解放。

            蔣介石如坐針氈,由臺北飛回重慶,召集蔣經國、張群、胡宗南、宋希濂等人舉行會議,商量西南反共事宜。會議研究了今后我軍可能的入川方向,認為川東地理復雜,交通閉塞,不利于大兵團運動,加上宋希濂集團憑險據守,而川北與隴海鐵路接近,便于大部隊行動,且重兵云集。據此判斷我軍絕不會舍近求遠,迂回川東的秀山、酉陽、黔江、彭水入川,必定取道陜甘進入川境。決定既定,適當調整了兵力部署,將防守川東北的羅廣文兵團向川陜邊的平武、青川移動,配合胡宗南扼守川陜門戶。

            8月19日,劉伯承、鄧小平下達了《向川黔作戰基本命令》,四兵團協同四野出擊廣東、廣西,而后由廣西迂回昆明;五兵團由贛東經長沙出擊貴陽;劉伯承、鄧小平率三兵團主力從南京經鄭州直下武漢、常德,與四野一部出擊重慶;賀龍率十八兵團在川北虛張聲勢,佯攻秦嶺,牽制胡宗南集團支援重慶。

            10月下旬至11月1日,四野和二野緊密配合,相繼發起鄂西戰役和西南戰役,在北起湖北巴東、南至貴州天柱的千里戰線上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向鄂西、湘西和西南之敵發起強大攻勢,揭開了川黔作戰的序幕。

            突破川鄂湘邊防線

            “川鄂湘邊防線”是蔣介石構筑西南防線中地形最為復雜的地區。在北起湖北巴東、南至貴州天柱一線,宋希濂集團投入5個軍10萬人,另外還有鄂西的地主、惡霸和土匪武裝,以及酉陽專署和銅仁專署的保安隊計5萬人。我四野以9個師的兵力,會同二野部隊,對宋希濂集團發起攻擊,力爭殲其主力于鄂西山區。

            二野和四野首長經過商討,作出具體部署:四野50軍及42軍兩個師與湖北省軍區獨立1師、2師為右路軍,由湖北省軍區第一副司令員王宏坤指揮,以42軍一部監視長江以北孫元良第十六兵團等部,主力部隊先后由巴東、宜昌、秭歸等地沿川鄂公路直插建始、恩施、宣恩地區;二野三兵團11軍、12軍和四野47軍兩個師為左路軍,以三兵團司令員陳錫聯為指揮,由石門、大庸、永順等地沿川湘公路及龍山、來鳳一線,向咸豐、龍山、永綏攻擊前進,而后向黔江、彭水、武隆方向迂回。左右兩路大軍,迅速突破“川鄂湘邊防線”,以鉗形合擊之勢,截斷宋希濂集團向西退川、黔的通路,力爭將其主力殲滅在黔江、彭水以東地區和湘鄂西山區,從而從川東南打開入川通道,直插重慶,在川南布下天羅地網。

            根據部署,三兵團司令陳錫聯宣布:12軍從湘西石門、大庸向永綏攻擊前進;11軍由臨澧出發,經慈利、桑植,向龍山、來鳳進逼,配合友鄰殲滅盤踞龍山、來鳳的宋希濂118軍和15軍。

            12軍軍長王近山向陳錫聯建議:“12軍擔負突破敵人川東右翼防線,任務重,路程遠。如果部隊背負著糧食彈藥,沿著大山進攻,敵人沿途筑有工事,一路上又要經過艱苦戰斗,勢必增加困難,也浪費時間。因此,我想集中全軍繳獲的卡車,將36師的3個團加上35師的103團,用汽車載運,突然由常德沿著川湘公路迅速進占永綏,接著出秀山、酉陽、彭水,打擊敵人側背,以協同正面進攻部隊突破宋希濂的川東防線!”陳錫聯表示贊同。

            11月1日,我軍發起川黔戰役。二野第三、五兵團和四野42軍、47軍、50軍以及湖北省軍區獨立1師、2師,迅疾向“大西南防線”最薄弱的地區——川黔邊一線挺進。

            在川湘鄂邊戰場,解放軍右路軍攻占鄂西野三關、建始、恩施后,向咸豐挺進;左路軍攻占湘西龍山、永綏及川東南秀山,直指酉陽,一舉突破蔣介石精心部署的川鄂邊防線。左、右兩路對宋希濂集團發起鉗形合擊。擔任鉗擊作戰的部隊,從左到右(從南到北)依次為:12軍、11軍、47軍、50軍、湖北省軍區獨立1師和2師、42軍。根據指示,各軍安排第一梯隊和第二梯隊,輪番進擊。

            12軍在王近山帶領下,以36師為先頭部隊,以車運的方式,從湘西北石門、大庸向永綏攻擊前進。沿著川湘公路直插秀山、酉陽。然后兵分兩路,34師繼續沿川湘公路攻擊,攻占川鄂孔道——黔江、彭水;36師和35師出龔灘,插向彭水、江口,攻擊宋希濂集團右側背,形成兜擊之勢。力爭在咸豐、來鳳地區形成包圍圈,消滅宋希濂部。

            11軍由石門、臨澧地區出發,31師經桑植,32師、33師和軍直經大庸、永順,正面向龍山、來鳳進逼,配合友鄰殲滅盤踞龍山、來鳳的宋希濂118軍和15軍。而后向咸豐、黔江逼近,與12軍形成合圍。同時,協同50軍3個師,湖北省軍區獨立1師、2師,42軍155師,截阻建始、恩施、宣恩之敵西逃。

            47軍軍長曹里懷率領139師、141師在協同11軍解放大庸、桑植等地后,由永順沿龍山、來鳳,抄小路直插黔江兩河口,控制川湘公路,堵截、分割西逃的宋希濂部。隨后沿川湘公路進軍,協助11軍圍殲宋希濂部。

            50軍3個師,湖北省軍區獨立1師、2師,42軍155師,則由巴東、宜昌、秭歸等分路直插建始、恩施、宣恩,追殲該地區之敵。

            我軍勢如破竹,以每天40至60公里的速度向西推進。在我軍強大攻勢下,宋希濂部無心戀戰,兵敗如山倒:79軍在咸豐大部被殲,122軍在大庸、桑植被打殘,118軍主力在龍山、來鳳被殲。宋希濂集團精心構筑的“川鄂湘邊防線”全線崩潰。

            突破烏江防線

            1949年11月中旬,“川鄂湘邊防線”被我軍突破后,宋希濂快速集結3萬余兵力,即精銳的第2軍和第15軍、79軍、118軍殘部,火速調往彭水之東、西、南、北四方。上接龔灘,下抵中咀,左止郁山,沿烏(江)郁(江)層層布防,在縱橫300多公里地段上,部署了川東南第二道防線——烏江防線。

            宋希濂企圖憑借烏江天險及武器精良,與我軍決一死戰。蔣介石為使宋希濂集團守住烏江防線,派出飛機配合部隊作戰。不僅如此,他于11月14日飛到重慶,17日委派蔣經國及隨從九人,帶著他給宋希濂等六名高級將領的親筆信、手令和大批黃金,到彭水烏江西岸防線“慰勞”打氣。

            與敵人潰不成軍相比,我軍士氣高昂,日夜追擊。秀山、酉陽和黔江解放后,我軍兵分三路向彭水進發。

            左路12軍從酉陽出發,經龔灘、黃家壩,直指武隆江口。龔灘,位于烏江和阿蓬江的交匯處,背山面水,地勢險要,是川黔邊水陸交通樞紐。其東的大巖門,危巖高聳,壁立千仞。此前,敵人一個營已從彭水趕到,并在險隘處構筑工事,居高臨下地監視、封鎖渡口和路口。渡口僅有的三只小船被敵人拖到對岸,控制在碉樓附近的狹小河道里,用交叉火力嚴密封鎖。

            36師108團抵達龔灘南岸后,七名懂水性的勇士主動請求過河奪船。第一次四人下水,泅水不遠,就被激流、漩渦吞沒。緊接著,三名勇士躍入水中,剛至江心,有兩人被激流卷走。在千鈞一發之際,石世喜冒著槍林彈雨,奮力渡江,終于泅到對岸,奪回一只船來。

            在我軍火力掩護下,部隊分批登船強渡。部隊穿過唯一一條通往龔灘鎮的小路,摧毀敵人把守的子母碉堡,逼近龔灘鎮口,卻遭扼守大巖門的敵人火力封鎖,造成較大傷亡。我部搭人梯,從右側山崖攀緣,繞到背側,發起攻擊。與此同時,友鄰部隊從唐巖河上游下罾潭強渡成功,相互配合,攻占龔灘,撕破了烏江防線。

            36師占領龔灘后,入貴州沿河縣向西北插進彭水,擬迂回武隆江口(當時屬彭水)斷敵后路,但前鋒108團在彭水朗溪鄉馬頭山遭敵第2軍伏擊。激戰中,36師參謀長安仲琨犧牲,成為西南戰役中二野犧牲的最高將領。36師在敵眾我寡、地形不利的情況下堅持戰斗,后在34師、35師配合下,先后挫敗尖峰嶺、馬頭山、黃家壩、文武堂、馬村壩等固守之敵。11月21日,上起萬足,下至江口,烏江防線全部被我軍突破,隨即向白馬山追擊。

            中路11軍31師沿川湘公路進軍,11月13日進入彭水,14日解放郁山,15日占領寶光寺,16日占領彭水縣城。21日晨,部隊強渡烏江,在縣城進行了四天五夜的佯攻。其間,31師93團在磨寨、長溪等地強渡烏江,經下巖西、新巖口插至烏江西岸守敵背后。32師在當地老百姓幫助下,強渡烏江,不斷追擊楊家山、學壩、觀音巖等地守敵,該師94團于20日在高谷渡過烏江,21日晚在江口東岸包抄殲滅敵第二軍9師25團殘部,俘敵680人,而后直出江口;32師另一部從共和、黃草渡過烏江向江口進軍。33師渡過郁江后,沿著烏江北岸直下,該師99團于22日在中咀與敵激戰后,強渡烏江,向武隆進發。

            進攻彭水的右路部隊47軍,11月15日行至郁山后,令139師率部從郁山過江,向彭水以北的普子、太原、棣棠一線布防敵人追擊,直插烏江右岸下游,斷敵退路,對敵由北向彭水以西迂回。令141師率部火速向保家樓挺進,在該地選擇渡口,向扼守“二峰關”的敵15軍發起猛烈攻擊,為后續部隊過境掃清障礙。

            突破烏江防線經歷了大小數十次戰斗,耗時近半個月。從搶占龔灘,到彭水全境解放,我軍突破層層封鎖,摧毀敵人多處要隘。

            攻克白馬山

            白馬山位于武隆縣城西南,是川東南(今渝東南)的重要門戶,宋希濂將剩余的3萬兵力在白馬山設下四道防線。

            第一道防線——萬家艮。這里山高坡陡,地勢險要。川湘公路由東向西呈“之”字形盤旋至山頂。國民黨軍在“之”字拐和山頂修筑工事,布設炮兵陣地,居高臨下,控制了上山公路和小道。

            第二道防線——風吹嶺。地處大巖斷頭,山巒重疊,易守難攻。公路沿線和民房住滿國民黨軍,死守斷頭埡口。

            第三道防線——大陸埡。山高谷狹,進口兩側有大小山頭對峙,公路繞山而過,是川湘公路的要隘。國民黨軍在山頭設有崗哨和大炮,重兵鎮守山路兩側,防止解放軍進擊。

            第四道防線——茶園。屬碑埡鄉的一個小村,地處川湘公路右側半坡上。國民黨軍把周圍的老百姓全部攆走后,在要道上設置崗哨,阻止我軍從碑埡方向進攻。

            同時,蔣介石急令羅廣文第十五兵團到白馬山一帶增援。

            我第11、12、47軍共8萬兵力投入戰斗。1949年11月21日,47軍141師在白馬山腹部打響戰斗。我軍分段截擊,經過了五次大的激戰。

            朝天望夾擊戰。47軍141師從土坎橫渡烏江后,兵分三路上白馬山,一路到石埡村,一路到大陸埡,一路到茶園。11月22日拂曉,戰斗在朝天望和風吹嶺同時打響。經過激戰,突破了兩個缺口,截敵成三節,打得敵人潰不成軍,狼狽逃竄。我軍摧毀了敵人第二道防線,斷其第一道防線,接著集中攻打野槽壩的敵人。我軍兩面夾擊,包圍圈越縮越小,敵人越擠越多,最后像鴨子下水一樣滾下蓑衣巖。至此,守敵全部被殲,摧毀了敵人設在萬家艮的第一道防線。

            大陸埡突擊戰。11月21日晚,我軍趕到大陸埡,派偵察班摸進大山林。摸清敵情后,深夜占領要地,埋伏兵力。22日天剛亮,戰斗打響,敵哨兵被殲,敵軍大亂。埋伏的解放軍一齊沖鋒,猛擊兩邊逃敵,敵軍大部被俘,第三道防線被徹底摧毀。

            茶園襲擊戰。11月21日晚,到茶園的解放軍繞過敵人崗哨,搶占了三個山頭。22日晨,戰斗打響,黑煞廟的敵軍被我軍鉗住。茶園的敵軍見勢不妙,拼命往公路上逃竄,遭我軍猛擊,大部被俘。敵八九輛汽車企圖沿公路逃跑,被解放軍擊中輪胎,車上官兵全部被擒。至此,敵人的第四道防線被徹底摧毀。

            豹崖圍殲戰。國民黨軍四道防線被摧毀后,殘部潰退到白果坪、袁家槽、豹崖一帶緊急布防。羅廣文部奉命前來支援,企圖挽回敗局。我11軍、12軍主力從車盤洞出發,沿川湘公路趕到豹崖圍殲殘敵。23日黎明,47軍141師先頭部隊迅速占領白果坪道班后側四個山頭。天一亮,戰斗打響,敵軍在槍炮聲中驚醒,亂成一團,向豹崖方向逃竄。我軍乘勝追擊,占領了袁家槽后面的制高點。11軍、12軍主力趕到陣地,一部控制袁家槽左側,一部經天尺坪下茅風巖,迂回截擊,把宋希濂、羅廣文殘部圍困在袁家槽壩內,形成夾擊之勢,殲敵兩個團。其余敵人退至涼水埡口、手爬巖一帶頑抗。我軍取小道搶占手爬巖,兩面夾擊,敵軍大部從山溝下逃竄。

            黑大橋阻擊戰。11月23日,天剛亮,羅廣文108軍24師從鐵佛寺沿公路趕來增援。我軍從馬頸子和巖咀兩路夾擊,擊斃擊傷部分敵人援軍。敵人被迫退回鐵佛寺,沿川湘公路向南川方向回撤。上午9點,宋希濂命令川湘鄂邊區軍政干部學校的教導總隊準備迎擊,其余隊伍開往南川待命。中午,宋希濂帶領殘部潰逃南川。下午,我11軍、12軍乘勝向南川追擊。至此,白馬山戰斗勝利結束。

            白馬山戰斗從11月21日開始至23日結束,歷時三天兩夜。殲滅國民黨軍3000多人、俘虜1.2萬人,繳獲戰馬600多匹、糧船20余只。

            突破江南防線

            白馬山一仗后,在劉鄧首長指揮下,我11軍、12軍和47軍協同作戰,在南川冷水、涪陵龍潭等地殲敵3萬余人后,解放了南川、綦江、江津等地,對重慶形成三面包圍之勢。

            南溫泉是國民黨軍隊拱衛重慶的戰略要地。這里群山交錯,地勢險要,回環的山嶺構成重慶江南的天然屏障。其東南面的建文峰是群山之巔,它與打鼓坪山脈之間的峽谷,正是花溪河上游的虎嘯口瀑布,而沿河以南的傍山險道,是南川直達重慶的必經之路。敵人在南溫泉一帶布置重兵,有彭斌的內二警總隊、羅啟彤的361師和羅廣文兵團的44軍,以及胡宗南的“天下第一軍”167師。

            1949年11月26日,我12軍35師103團從南川神童壩抄小路,經巴縣(今巴南區)界石,神速來到南溫泉,與防守的胡宗南167師遭遇,打響了解放重慶的外圍戰斗。

            建文峰是南溫泉最高峰,對我軍威脅最大。我軍幾次從南、北兩側小高地向峰頂進擊,因敵猛烈火力阻攔,無法前進。天黑后,地下黨派人送來南溫泉地形草圖,并介紹敵兵力部署情況。從草圖上看,建文峰北瞰野豬窩,西控南溫泉正街,位置十分重要。從敵我態勢看,如果我軍控制了建文峰,虎嘯口陣地前就有了一座高大屏障。團指揮所立即制定進攻方案,決定夜襲建文峰。這一方案迅速奏效。

            占領建文峰后,戰場形勢大變,我方處于有利地位,敵人極為恐慌。11月27日拂曉,成營的敵人發起沖鋒,企圖奪回建文峰。我軍堅守陣地,英勇反擊,打退一批又一批敵人。敵數十門火炮向我陣地狂轟濫炸,建文峰上硝煙彌漫,樹斷草燃。戰斗中,我軍傷亡較大。指揮員迅速派出預備隊,從正面和側面夾擊敵人,打得敵人鬼哭狼嚎,上下逃命。

            南溫泉戰斗自11月26日下午3點打響,至28日晚11點撤出,歷時56個小時。是役,重創守敵在重慶的“江南防線”,為我軍主力解放重慶贏得了時間。

            11月30日,我47軍141師423團乘小火輪從廣陽壩直駛江北青草壩,在朝天門上岸后分數路向市區猛插,直指精神堡壘(今解放碑)、小什字。11軍31師93團從李家沱渡過長江,占領大坪和浮圖關制高點,到上清寺后向沙坪壩開進。11軍32師95團從銅元局渡口,乘兩艘火輪和一些木船,分批渡過長江,經兩路口,進占國民黨空軍司令部、國防部和總統府,占領復興關(浮圖關)一線。至此,重慶宣告解放。

            來源:《紅巖春秋》


            重慶黨史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    重慶黨史網版權所有.中共重慶市委黨史研究室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            地址:重慶市渝中區人民路252號 郵編:400015
            渝ICP備11000637號-3 技術支持:華龍網

            您是訪問者

            任你懆视频 这里只有精品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